Skip to content

Category «myawtn»

如果有来生

烟雨红尘,谁轻拨梦的心弦,轻轻唱,岁月的沧桑,飞絮落花缤纷,江南烟雨深。轻烟缭绕,谁静静展开馨香的素笺,静静画,流年的轻叹,水墨丹青画图,千丝万缕闲愁,小桥流水远。熏香花径,寻常院落,旖旎俗世繁华,谁素颜淡妆,在千年的等待里痴心凝望,那逝去的喧哗。斑驳的岁月,清浅的流年,阙阙离歌,歌不尽三生石上情深缘浅。 那一日,我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蓦然听见你念经的真言。 我曾是那怒放的梅花,你是冷冷冰雪。我拼尽全身力气在寒风中怒放,只为你翩跹而下时那冰冷的一吻。即使冰凉的冷,冻僵了时光,我也不在乎。我要积聚我一生的爱,一生的柔情,一生的温暖与灿烂,只为你到来时盛开成美丽的绝唱,让你记住我美丽的容颜。我的洁净,我的纯真,我的傲气,都只为你绽放,在我的生命,只有你,这冷冷的冰雪。冬去春来,虽然你也化成了水,我也已经凋谢。但我要你永远记住我美丽的容颜,记住我曾经怒放的青春,记住我拼尽最后一丝力气,留下的纯净,记住我们曾经的温暖。我闭目在经殿,香雾缭绕,木鱼声声,你诵经的声音穿破时空而来,声声催下我眼中的泪。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我本是一朵盛开的莲,在忘忧河上,无忧无虑,你是那晶莹的露珠。透过你水晶般透明的心,我看见了,你内心的忧伤,淡淡的悬着泪花,我知道,那是红尘泪。在泪光里,幻化出色彩斑斓的尘世。你在泪里,青衫长褂,用干净的十指静静捧着我的脸,温柔的目光,流露无限的深情。你轻轻吟咏: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指尖的温柔,慢慢渗透我的全身,直达灵魂深处,化成无限的缱倦与缠绵。我听见了佛陀念经的声音,可我的心里只有你,那一滴晶莹的红尘泪。我拜在佛陀脚下,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感受那曾经的温柔。 那一年,我匍匐山路磕长头,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年,我化作一簇淡泊的菊,开满黄的红的白的黑的紫的花朵。你变成那翩翩起舞的蝶,时而立在倚在我的肩头低语,时而靠在我的怀抱里呢喃。我喜欢你在我怀里沉睡的样子,脸蛋上沾满花粉,长长的睫毛上挂满晶莹的泪滴,纤弱的身子满是柔情。你说要在我的怀里融化,化成我体内的芬芳,化成阳光,化成雨露,化成明净的月色。你在我的怀里睡着了,我听见你的梦呓和温柔的心跳。我知道,你已经厌倦了漂泊的生活,虽然你喜欢浪漫,喜欢寻欢,但你此刻,就躺在我的怀里,静美而温馨,很诗意地唱着动人的曲子。你说:我的菊。我说:我的蝶。我们在寒霜中渐渐老去,渐渐凝固成最美的刹那。我们紧贴着,我们感觉彼此的心跳,执着而热烈,温暖而缠绵。后来你忽然不见,我只有匍匐在山路上,风吹过,佛音阵阵,我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我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那一世我是个多情的江南女子,容颜妩媚,柔情似水,反弹琵琶,为你等侯百年。你是个塞北男子,英姿飒爽,打马从我的门前走过。我回眸一笑,你低头凝望,四目相会的刹那,电光火石,你认出了我,说:好像在哪儿见过。我也感觉似曾相识,但我们又记不得彼此。你匆匆从我身边走过,任马蹄敲碎寂寞华年。前生五百次回眸,换来这擦肩而过的匆匆一瞥,我们忘了那年冬天的美丽。我已不是梅,你也不是雪,只剩下,这擦肩而过片刻的温存。你哒哒的马蹄,渐行渐远,我的心,一点点碎裂,缤纷成飞絮落花,滴下成冷冷的雨。我只身来到西藏,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再续那未了情缘。 那一刻,我升起风马,不为祈福,只为守候你的到来。 那一刻,我是大漠雄鹰,金戈铁马,叱咤风云。我的眼里是火,我的心里充满仇恨,我不断地屠城,不断地冲杀。我的心里装着天下,我的战袍染满鲜血,一手举鼎一手攥文,一手横槊一手赋诗。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任敌人的血流成河,流成一溪一溪的残阳。你背弓搭箭,胡服猎猎,出现在我面前,我手起刀落,你躺倒在我怀里。你说:我是你最爱。我放下屠刀,跪倒在地。那一刻,我升起风马,不为祈福,只为在来生,守候你的到来。 那一天,垒起尼玛堆,不为修德,只为投下你心湖的石子。 那一天,你是西门庆,我是潘金莲。我从二楼的窗下,不小心掉下一只鞋子,砸到了你的头上。你回眸一看的瞬间,我便沦落。我不顾千年的骂名,爱上风尘浪子的你,即使被二郎剖出了心肝,我也不后悔。那二郎拿出的不是血淋淋的心,而是我对你的满腔热恋。那二郎端出的不是热气腾腾的肝,而是我对你一生的爱。只因你,就是我前世的爱人。只因你,就是我活着的唯一。我只要爱,不要恨,为你,我献出了生命,却无悔。那一天,我垒起尼玛堆,不为修德,只为投下你心湖的石子,让你在红尘中能看见我,来生我依然只属于你。 那一夜,听一宿梵唱,不为参悟,只为寻找你的一丝气息。 那一夜,我是项羽,你是虞姬。那是在垓下,四面楚歌声。刘邦唱: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我唱: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你和:汉兵已略地,四面楚歌声,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拔剑自刎。血染红了大地,流成了晚霞,我无意再回江东,拔剑追你而去。那一夜,我立地成佛,听了一宿梵唱,不为参悟,只为寻找你的一丝气息。 那一瞬,我羽化飞仙,不为长生,只为佑你平安喜乐。 六道轮回,你在哪里?亲爱的,你在三生石上反反复复刻上我的名字,拒绝喝下遗忘一切的孟婆汤,只身跳下忘川,承受千年的折磨。我的心里只有痛,我的眼里只有泪,我们受尽了亿万劫的苦,只因心中有爱,心中有情。我爱的,你在何方?我闭关千年,看破红尘,乞求佛祖施我解脱的方法。那一瞬,我羽化飞仙,不为长生,只为佑你平安喜乐。 那一日,那一月,那一年,那一世 就在那一夜,我忘记了所有,抛弃了信仰,舍弃了轮回,只为那佛前的玫瑰,早已失去了旧日的光泽。 【二】如果有来生 音乐弥漫,岁月曲水流觞,我在其中。渐渐迷了心智,醉了红尘。恩怨江湖,爱恨情仇,我原是那大漠雄鹰,猎猎风中,傲视苍穹,搏击长空。在我俯冲的刹那,我望见了,那雪山下的你。一袭红裳,静立雪域,如一朵红梅。你说,你只是雪莲,不是我爱的红梅。我便从空中坠下,失去了方向,从此,色迷红尘。 岁月本无情,有情的是我们。人生本无悔,有悔的是我们。太多太多的爱,太多太多的恨,太多太多的痛,太多太多的悔,今生,有太多遗憾。如果有来生,你说,你会等我。可我,不愿再有来生,不愿再见,不愿再重温,这刻骨铭心的爱恨情仇。 爱不成佛,便会成魔。你说。 我成不了佛,也不想成魔。我只愿灰飞烟灭,只愿带走这今生所有的爱,所有的痛,所有的悔,所有的恩怨情仇。让它们跟我的躯壳,跟我的心,一起飞走,一起消散,化成烟,化成雾,化成花雨一片,随风飘散,再无影踪。那天空还是那天空,那云,那水,那树,那小河,那石桥,那村庄仍不曾变了模样。可逝去的是流年,变幻的是我们。花褪残红,落英纷纷。 那曾经流淌于指尖的温柔,那曾经颤动于唇间沉醉,那曾经弥漫于怀中的柔软,那曾经缠绵于骨子里的芬芳,都已经是梦中了。甚至都不在梦中,它已无处可寻了。浪漫的,温暖的,温柔的,清纯的,可爱的,缠绵的,你们都去了何方。痴情的不是我们,是流年。心痛的不是我们,是岁月。 如果有来生,我宁愿是一棵树,只在你经过时,洒下一地花雨。 如果有来生,我宁愿是一株草,只在你哭泣时,轻吻你掉落的泪滴。 如果有来生,我宁愿是一缕风,只在你微笑时,轻抚你的脸庞。 如果有来生,我宁愿是一滴雨,只在你想我时,轻轻融入你的胸怀。 如果有来生,我宁愿是一片月光,只在你躺在爱人的怀抱里时,照见你明亮的眸子。 如果有来生,我宁愿是一米阳光,只在你带着孩子撒欢时,分享你片刻的温暖。 如果有来生,我愿是一片云,一朵花,一颗星星,一块石头,一粒尘土,在你熟睡时,装点你的梦境。 如果有来生,我不愿再见你。我只愿是你眼中的泪,唇间的火焰,脸上的微笑,手指间的温柔,怀中的跳动,身体里的芬芳。我只是你鼻腔里的呼吸,血管里的血液,肌肤上的温度。我只愿住在你心里,静静看着你和你爱的人。 如果有来生,我不再是那摘花的孩子,不再是猎兔的雄鹰,也不再是贪恋花蜜的蜂蝶。 如果有来生,我不再见你。我只是空气,只是阳光,只是风雨,只是弥漫的尘埃。我只围绕着你,跳荡在你的生命里,你却见不到我。 冬去春来,日升月落。似水流年,如花岁月,风雨淡去了尘世繁华。几度春秋,几度轮回,当你记不得我,我亦把你忘却。在来生的某个转角,你猛然在回首的瞬间,惊诧那一树繁花的凋落,听见心碎的声音,闻到熟悉的芬芳,请不要落泪。 此刻,我已不是我,我只是一朵没有心的空花。空花破碎的刹那,我便出现在你的生命里,你再也不会想起我,也不用想起我。 【三】我的天空,蝶儿飞过 冬去春来,燕子归来。似水流年,尘世浮华,旖旎在繁花深处。可爱的云,多情的风,渐行渐远,渐渐迷失在江南迷蒙的烟雨里。风雨凄迷,落英纷纷。红尘悲欢,过客往来,只剩下一场烟云旧梦,一声长长的叹,滴落在时光的流里。 花儿芬芳了岁月,烟雨朦胧了过往,远去的背影,渐渐模糊。在芳草萋萋处,长亭古道边,遥远成一抹淡淡的云霞,在夕阳西下时,轻轻飘散,在无边的烟波里。渐渐婉转,成一片凄凉的往事,静静唱响,一曲寂寞的离歌。 问世间情为何物?只叫人生死相许。人说多情反被无情恼,痴情总比无情苦,相忆不如忘却。可回忆却是伤口上美丽的花朵,开出凄美的痛,那痛的根深深伸进心里,云淡风轻、寂寞黄昏、午夜梦回,就会阵阵的痛! 思念如蛇,有时游离在心的旷野,舒适而清凉;有时在心的寂寞深处打盹,温馨而自在;有时紧紧缠绕在心的脖颈,整个人就像窒息了一般。爱,是一把锁;情,是一张网。在岁月的流里,我们可爱的执着,心痛地放弃,只愿今生不再想起。可谁能不再想起?漫步在桃林深处,那阵阵的疼,自心底慢慢涌起,弥漫全身。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感受着淡淡的情愁,淡淡的惆怅,淡淡的痛。 孤独的侠客,无情的剑客,都在寂寞深处,婉约一轮明月。斟一壶思念,慨然饮下,疯狂了寂寞,悲伤了离歌,沧桑了岁月,冷暖了时光。人生何乐?莫如清轩听雨的淡淡清欢。时光的沙,淹没心城,在红尘深处想你,心便湮没于滚滚红尘,你在红尘外,飘扬成飞的姿态,浪漫成燃烧的雪,星空下美丽的蝶舞。 在城的某个转角,你悄然出现,带着静静的,淡淡的微笑。清风一般来,白云一般去,挥一挥手的瞬间,依然天朗气清,波澜不惊。寂寞还是寂寞,忧伤还是忧伤,我也不能改变你,你也不能改变我,各自在各自的世界里,唱着平凡而美丽的歌。默默的擦肩,默默的相对一笑,我是菊,你是蝶,原来无言也是一种浪漫。只有那寂寞的咖啡,在记忆深处,飘渺成一曲遥远的歌。 谁不曾青春?谁不曾浪漫?那颗柔软的心,总在花开花落时流淌一地阑珊。白天不懂夜的黑,草原不懂海的深,流年不懂青春的痴狂,你不懂我的伤。一声珍重,那珍重里的无限深情,永远定格在岁月深处,在幽静无人处,轻轻吟响。 也许再见,再也不见。也许寂寞,永远还是寂寞。也许,我们的伤,永远只能在我们自己的心里淡淡流淌。午夜梦回,独对天边那一轮明月,总会想起远方的你。让忧伤化为漫天云烟缭绕,让孤独化为四海的涛声依旧,让思念如蔓延的春草,渐行渐远还生。只想对远方的你,轻轻说一声:祝你幸福,一生平安!所有的柔情,轻轻铺在你足下,祝你一路走好! 匆匆的窗外一掠而过的风影,萋萋的无边无际的芳草,漾着春光,荡着离歌。转眼已是天涯,心的这边,红尘在那头,中间隔着的是云烟。只愿在寂静无人的角落,静静想念,你的芳颜。天空突然很寂寞,听见你的呼吸,温柔的心跳,在花开花落之间。 天空并没有痕迹,而你已经飞过。那一对梦的翅膀,留下唯美的温度。你的身影,蝶儿般轻盈,花儿般美丽,云儿般潇洒,灵动在人间四月天。你是我的蝶吗?那是一只能停在肩上的蝴蝶,低语着前尘旧梦。我的天空,蝶儿来了又去了,舞着一地的阑珊。爱,是一个不破的迷;情,是一道无解的题。心灵注定是孤独的影,在今生的风雨里踽踽独行。清冷的故事,本没有结局。前世五百次回眸,换得今生擦肩而过,对我来说,已经足够。 梦太长,忘了醒。情太深,恁缠绵。不说如果,难道曾经,多少挚爱凋零,真情流散。静观一朵花的开放与凋零,静听一片叶蓬勃与枯萎,静数那一场流星雨的浪漫。相思是一种毒,想念是致命的绳,那风与落花的忧伤,孤独与寂寞哀怨,爱到窒息的无奈,痛到不痛的迷惘,在向晚的风里,凭栏成淡淡的忧郁。 也许遇见,不如不见;也许相识,不如不识;也许相知,不如不知;也许相爱,不如不爱。也许转身,即已天涯。那山长水远里的想念,只是萍水一触的刹那,袂分陌路的永远。落雁平沙,小桥流水,花开花落总无声。所有的相遇,都是为了不见;所有的相聚,都是为了别离;所有的相守,都是为了漂泊;所有的绽放,都是为了凋零。 多情的怀抱,落寞的姿态,面对你渐行渐远的身影,站立成永恒的孤独。 我的天空,蝶儿飞过。 文:性淡如菊 …

The fragrance of love in the wind

A gathering of wadding smoke filled the air, and how many lovesickness in The Dream were wet. A plain pen was fragrant, and the tide in my heart was slightly painted. Through the flowers and flowers of the season, describe a lovesickness and draw a roll of hope. Every corner of your fingertips is a …

Half-time glaze is only for blue face

For you, I incarnated the glaze and sank for half a year, because I forgot your face. There is no autumn in the divine world, so there shouldn’t be such a flushed red as drunk. But the leaves of this god tree are indeed red, like agate with blood, and like a fire burning. A …

A dream of Chihiro

Dip the plain pen into red candle tears and copy your previous life on the white silk paper. Candlelight captures my full lovesickness and passes through the corridor of previous life. In the ancient story, it goes back and forth and embeds the footprints of searching. Fu a thousand-year song of “high mountains and flowing …